人善人欺天不欺 《般若心經》淺解 之三十一

修身講義——人善人欺天不欺《般若心經》淺解之卅一

八識規矩頌:

  今年十月廿四日, 壇主寫下的乩文,其中忽然有一首奇怪的詩句:
浩浩三藏不可窮  淵深七浪境為風
受薰持種根身器  去後先來作主公 ……

之後幾星期,差不多每次 壇主降乩,都有重複上面這段詩句,開始有一些解釋,顯然 壇主是在向我們開授一個新的課題。由於對詩句內容不了解,筆者進行了很多搜尋,終於發現這詩句所談論的,跟我們在《般若心經》學習中談到的「十二因緣」、「八識」等等俱有關係。現在先講一講,筆者所了解關於詩句出處及作者等一些有關資料,方便大家以後的學習。

  這段詩句,源自《八識規矩頌》,這是唐代的玄奘即後人稱為三藏的大師(這裡的三藏指的是經律論三藏,非詩頌中的三藏)所造,玄奘大師於翻譯了數百卷唯識經論之後,對唯識學中的「八識」,作出提綱挈領的總結。全部頌文,七言一句共四十八句,四句一頌分為十二頌;又每三頌為一組,計四組,即前五識頌,第六識頌,第七識頌,第八識頌。有關八識的所有意義,全部涵蓋在頌文之中。

  壇主特別介紹的這四句,應該是精華的所在。指出我們的心靈深處,有過去的無明,歷世所種下的業力種子八識。這些業力浩瀚無量,深藏有三種藏的情況於我們心內,平時保持不動,如海平靜;但一旦有機會在外境(色聲香味觸法,如接觸物慾名利誘惑…)如風的引動下,便由第七意識傳變,把深藏的業力化成滔滔巨浪(平靜的海經吹動而起浪),繼續作下新業。比如吸毒的人在戒毒所戒毒了,賭博的人在慈善機構戒賭了,但他沒有真清除習氣,一旦回到社會,遇到毒品、賭具,他就禁不住重新吸毒,再次賭博。沒有機會的時候,我們行為正常不過,但機會一到,我們便受惡風吹得把持不住,可見由無始以來我們所含藏的業力種子,根深柢固。我們配合《心經》的學習,加上 壇主的教導,認真了解八識的真相,應該能有助自己修行的進步。


一個受冤枉屈辱誤會的故事:
  上兩次我們都有談到一位禪宗高僧白隱禪師,今天再說他的一個故事。

  白隱禪師,是一位非常有德行,門徒也很多的高僧,可他所遇到的懷疑及考驗,也是最為嚴峻,普通人無法想像的。

  當時在距離他的寺院不遠,有一戶賣布的人家,全家都是白隱禪師的信徒。可是他們家的女兒卻和一位行為不正的年輕人發生了關係,還沒有出嫁就懷了孕,要做媽媽了。這事情一傳出,全家震驚,因為實在很沒面子,周圍的人議論紛紛,大加恥笑。

  做父親的氣憤不過,一再逼問女兒,到底這是和誰人造的孽種?但女兒不肯說,她深怕一講出來,他的男朋友會被父親打死,所以一直不肯說一句話。

  最後她終於經不起父親的一再嚴厲逼問,忽然念頭一動,爸爸最尊敬的人是白隱禪師,竟然就說:「爸爸,我肚子裡的小孩是跟白隱禪師有的。」爸爸一聽,有如天崩地裂,天旋地轉。「什麼?什麼?不可能吧?」他萬料不到竟有這樣的事,白隱禪師可是他最敬重的人呀!「你講清楚!」但是女兒一口咬定,堅持真是白隱禪師。

  父親相信了,怒氣沖沖的拿起大木棒,往寺院找到白隱禪師,不由分說,直往白隱禪師的身上痛打下去:

  「你這個壞蛋,你和我女兒做的好事!」

  「我和你的女兒什麼事啊?」

  「哼!你還想抵賴!」說著,父親對白隱禪師又是一頓毒打。

  白隱禪師不明不白,覺得不太對勁,但他沒有還擊和反抗,內心並且仔細思考對方的話,開始明白一些端倪了,他心想,這個時候辯論也沒有用,而且又是關係著一個女孩子的名節,唉!算了!………
  白隱禪師開始不受所有人歡迎了,寺院裡的和尚不跟他說話,他的門徒遠離他,再不像過去一樣的尊敬他,甚至鄙視他、唾棄他,周圍的鄉民善信也不到這寺院來了,連其他和尚都被連累,出門化緣往往沒有人理睬。真相隱藏了,謠言四起,越傳越遠,好像天掉下來,甚至連佛法都因而無人相信了。

  不久,布店女兒肚裡的小孩呱呱落地。之後,女孩的父親把小孩抱到寺院,往地上重重一放,丟給白隱禪師說:「這就是你的孽種,還給你!」

  從此,白隱禪師做了這小孩的褓姆,天天帶著小孩去化緣,開始的時候化緣奶汁,後來小孩大一些,便化緣粥水。

  每到他帶著小孩化緣的時候,遇到的都是辱罵和恥笑:「這個壞和尚!」「這個不正經的和尚!」「這個人渣!你幹的好事!」……什麼最難聽的說話,都出現在這個以前最受眾人尊崇的高僧的耳邊,人們對他極度憎恨和怨尤。只有一些好心腸的人,見小孩子實在太慘了,哭哭啼啼的,有時偷偷地給小孩一點粥水。白隱禪師把化得的一點粥水給小孩,自己經常捱餓,但不論他多麼委屈,受到侮辱,甚至有些人打他或者吐口水等等的蹧蹋,他仍是默默忍受著,撫養著這小孩,沒有一毫的放棄。
  在這之前,布店小姐的男朋友早已嚇得半死,逃跑到外地去了,後來過了好幾年,他覺得似乎沒事了,便悄悄跑回來,找上這位小姐,問起過去的事。小姐說:

  「你這個沒心肝的人,你為什麼現在才回來?」男朋友講不了兩句,又追問小孩的事,一聽到小孩已送去寺院給白隱禪師,便連連埋怨布店小姐。小姐說:「你還說?當時你走了,我沒有辦法,只好說這個小孩是跟白隱禪師有的。」

  年輕人一聽,著急地說:「你怎麼誰也不說,而可以誣衊禪師呢?他也是我最尊敬的師父,這真是冤枉他了,我們真是罪過啊!現在怎麼辦呢?」

  小姐說:「只好去向白隱禪師懺悔了!」

  兩個年輕人首先向布店老板夫婦認錯,說明事情的真相。聽了女兒表白,父母親內心產生無限的懊悔和內咎,啊!太冤枉白隱禪師了。父母親立刻帶著兩個年輕人,以及全家大小,找到白隱禪師,向他陪罪懺悔。

  白隱禪師平和地聽完他們的話,也沒生氣,只是簡單的說:

  「這小孩是你們的,你們就抱回去吧!」他說得那麼平和,仿彿幾年間所受到的屈辱,身心所遭遇的蹧蹋,被所有人指罵、冤枉和誤會,完全沒有發生過。
  白隱禪師的故事,是修行人遇到屈辱,遇到誤會,遇到不白之冤的環境,所可以在內心學習的榜樣。在極難堪的環境,受侮辱、受委屈,一點也不辯論、不為自己伸張,事後也不要討一些賠償回報,甚至一句公道說話也不要求,修行到了這樣罕有的境界,實在不容易。我們被人冤枉,受到委屈,受到欺負,其實沒有關係,問題是在別人,不是在我們身上,不僅時間會為我們洗清一切,而且要相信:「人在做,天在看」,朗朗天日,乾坤可鑒,我們是光明磊落的。更要知道,別人會冤枉我、欺侮我,但因果、仙佛菩薩、上天不會冤枉我、欺侮我,最重要的,是自己不要在其中迷失,灰心喪氣,畏懼退縮,只要行得正、走得正,真相終會大白,因為「人可欺,天不可欺。

 

 

【修身課程目錄】  【主網頁】

Hits: 2

發表回覆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