道德經與修真 之三十七

金蘭觀修真講義 — 道德經與修真 之三十七

(第三十六章)

將欲歙之,必固張之;將欲弱之,必固強之;

上章言「執大象,天下往,往而不害,安平泰」。天之道以柔制剛,以弱勝強,就是這樣,天欲將收斂的時候,衪已固然張放之。歙通,亦即“收斂”也,吸為陰,呼為陽。就好像在夏至一陰生,一陰之生,代表一年之陽氣生長已到了盡頭,開始收斂,到了陰長陽消的時候。譬如今年夏至在農曆五月初三,那麼在三、四月的時候,天已將欲歙之在五月,但是在三、四月、潤四月的時候陽氣還是在增長呢!甚至過了夏至,還有小暑、大暑等最為酷熱的氣候(固然張之),誰人會感覺得到天在逐漸收斂呢?

同理,天將欲減弱的時候,衪必固然在增強之。就好像真子時(子時之半)的時候,太陽在天底(即地心之下),陰氣已極,陽氣將生。相對在戌時、亥時的時候,天已將欲在真子時減弱陰氣,但是在戌亥之時,陰氣仍是在增長中;甚至到了丑時、寅時,誰又會感覺到天在將陰氣不斷削弱呢?

  在修真而言,是以陽精、陽氣,合煉元神,故欲得精氣上歙,與神匯合,可以應合天地陰陽之變化,經歷春生夏長而成:春生可應在下丹田陰蹺,以至腳根腳趾,長養及烹煉陽精陽氣,以至下元精氣氤氳蓬勃;而夏長應合陽精陽氣經陽蹺沿脊髓上行三關,過玉枕,匯於上丹田。是故本欲上歙於上丹田,反而先攪舌嚥津,緩向下丹田、陰蹺,氣行雙腳,至雙腳之根 — 腳趾及湧泉,所以說是將欲歙之向上向內,而必固張向下向外之。

修真不欲志強心競、心萌運轉,令心意爭精奪氣,影響精氣神不能合一、靈性不能提昇(後天返先天),故虛其心而弱其志。虛心弱志也應配合整體修煉、天地之陰陽變化而為之。在修真入坐剛開始的時候,不以壓制心神、強行收攝,反而是配合上文,徐徐嚥津引導精氣下行,有未放鬆者(身體部位)令其放鬆;配合橐籥,有神氣未能開展者(關竅)令其開展,達至水火二氣之根,水火相交,靜心而為,一切順其自然;及至陽炁漸長,河車上運,驅去心中陰霾,自然心靜神凝。

將欲廢之,必固興之;將欲奪之,必固與之,是謂微明。

  泥丸就是陽極生陰的關竅, 云:『燒頂火,透心涼。』意思是指有些修真者,陽火盛熾,身熱難奈,欲得甘露洒須彌,解其熱惱,必固導引熱火,往脊柱上行,過玉枕至頂門百會,聚於泥丸而燒之,此謂之燒頂火,片刻之間,陽極陰生,熱極涼生,一股清涼透心之感覺,自上而生,遍體清涼,熱苦消除。同理,將欲轉六根在身中之識,凝神而見性,必固招攝先天之炁,在身中上下前後交流,如梭之轉,然後由識神轉入元神,後天返先天,所以說將欲奪之,必固與之。

  以上舉例的功法很柔細,不以硬弩強弓來達到目的,且其進境是微妙的,但其結果卻是有效、明顯的,是謂之微明。(未完)

 

 

 

 

【上一篇】   【下一篇】   【修真目錄】   【主網頁】

 

Hits: 1

發表回覆

你的電郵地址並不會被公開。 必要欄位標記為 *